作者邱明;朗誦;邱明
托孤

那年,大學畢業。新聞專業,當然是跟著新聞單位采訪、寫一篇有分量的報道了。大家心照不宣的,實習的新聞單位,只要表現得不錯,往往是最有可能將來就業的單位。

分配前的務虛會上,第一個搶著發言的,操著美聲男高音的嗓音,表了個出人意料的大大決心:“我,強烈要求,到最危險的地方去,我願意讓本.拉登砍了我的頭,我保證寫出一篇可以得普利策獎的報道!”

“趙砍頭同學,砍了頭怎麼寫?”我在紙上寫了這幾個字,悄悄地傳給旁邊的同學。

“哎,有的人自己沒這個境界,還給別人起外號!”一直是我的閨蜜的她,一接到我的紙條,就揚起手把我的紙條展示給大家。這一口咬得我,入骨三分哪!

書記接過紙條,說:“大家都說說吧!”

閨蜜說:“我,我也不怕被砍頭!”

接著,有跟著趙砍頭說,願意被砍頭的,也有跟著劉不怕說,不怕被砍頭的。

我一言不發。最後,大家都看著我,算上我,還有三個人沒有表態。

“當記者,憑良心,做黨和人民的喉舌,履行自己的社會責任。這就是我要說的。”我當即表態。

“你怕不怕被砍頭?”劉不怕又咬了我一口。

“怕,”我說,“當記者又不是當兵,出生入死的機會沒那麼多!”

“就是!”有人嘟囔著。

 

分配結果,我覺得出奇地荒唐,砍頭派全都分到大城市,大媒體去了;不怕派和怕砍派都分到邊遠地區去了。我被分到西藏牧區,同去的都分到畜牧隊,就我一個人被分到了狩獵隊。

爸爸聽說了,跑去找我們書記評理,回來就淡淡地說:“焉知非福啊!”

媽媽說:“傻呀? 把咱孩子發恁老遠,咋地也得有個說法吧?”

“人家系主任說了,別人用腳後跟想,都知道那些表決心的話是假話,就你家閨女,拿個棒槌就當針,人品是沒得挑,可是一個不懂人情世故的傻丫頭,將來要吃大虧的!去艱苦的地方,歷練歷練,這孩子是好苗子!我說咱丫頭怎麼就腦殘了呢,比別人腳後跟都傻,原來隨你!”

“去!沒正形,還不快給咱丫頭收拾收拾去?”媽媽是真心疼了。

 

一路跋涉,想到將來可能就終老在大雪山裏,一輩子臉上帶著兩塊高原紅,再怎麼化妝,也恢復不了白嫩的臉蛋了,我就一直悶悶不樂,。真不知道爸爸說的“福”在何方。

來到狩獵隊的駐地,剛一下車,一道金色的閃電,直沖面門,令不妨把我撞倒在地,一條溫熱的舌頭,在我的臉上一通猛舔。天哪!這是什麼情況啊?

“巴特”,“巴特”,“巴特”周圍一片喊聲。

我趁空推開那巨大的頭,眼睛努力聚焦,我看到了一身美麗金毛的藏獒!我意識到,它的名字是巴特。

巴特,自從見到了巴特,我的生命、我的生活、我的一切都不一樣了。紅臉蛋也不可怕了。

我到狩獵隊長那裏去交介紹信,隊長說:“你不需要介紹信,巴特從來沒對任何人這麼親熱,巴特看上的人,就是我們狩獵隊的自己人。你以前來過西藏嗎?”

“我從來就沒離開過北京城。”

從那一刻起,巴特就寸步不離地跟著我,晚上睡在我房門口,不許任何人靠近。這不僅使隊裏的人奇怪,我自己也十分納悶。

一個寒冷的夜晚,我縮在被子裏發抖,冷得睡不著,忽然一個毛茸茸熱乎乎的身體鉆進了我的被窩,偎在我的懷裏,我伸出手攬住它,它在我懷裏表現出來的舒服和安逸,使我心中猛然一亮,它就是四年前我從學校垃圾箱撿的那個奄奄一息的小狗仔兒,我用奶瓶餵養了兩個多月,但學校不許任何人在宿舍養任何寵物,就托爸爸把它帶到西藏去了。

四年了,我早就忘了,可是,它沒有一刻忘記過我,它此刻依偎在我的懷裏,是把我當成了媽媽了。想到這裏,我不由地伸出雙手,把巴特擁在胸前。巴特的心意和我在一瞬間相通了。

跟隨狩獵隊采訪,正是打狼的季節。我騎著馬,帶著攝影機,跟在狩獵隊後面,巴特一馬當先,哦,是一狗當先,我只能遠遠地看見那一道金色的閃電,勇猛地左沖右突,在群狼面前,沒有一絲猶豫和畏縮,我的勇士,我的巴特。

狩獵接近尾聲,在距離狼窩幾十米的地方,我聽見巴特的狂吠,不一般,充滿憤怒。

我急急地趕到洞口,看見巴特充滿敵意地與狩獵隊隊員對峙,它的身邊血肉狼藉,是一些剛出生的小狼崽的屍體。而巴特身後,護著的是僅存的最後一只。

荒野的戒律,和人類不一樣,不是寫在紙上,也不是刻在石頭上、木頭上的,而是寫在DNA上,一代一代傳下來的。“不殺害幼崽”就是其中之一,所以獵豹在殺死母狒狒之後,會把狒狒的小崽叼回去餵養;狼會吃小孩,但會把嬰兒帶回去哺育;打狼,巴特“一狗當先”,保護狼崽卻堅定不移。當它看到我時,繃緊的肌肉放松了下來,並退到一邊,低下頭把那個還沒睜眼的小狼推到我的腳邊。小狼的頭在我的腳邊拱來拱去,似乎在找媽媽,我把它抱了起來,它就在我懷裏拱來拱去,碰到了我的大拇指,立刻叼住並用力吸吮,這一瞬,我的心中有一塊柔軟的地方,就這樣融化了。

忽然,它的眼睛睜開了,定定地看了我幾秒鐘:“阿烏。”它說。

“阿烏。”我也說。它安心地閉上了眼睛,繼續努力地吸吮我的手指。它認了我這個媽媽,我認了這個孩子。

實習結束,報社講評,去牧區的同學看見我帶了一只狼崽回來,給我起了個外號“狼娘”。

“這次實習生,總的來講,表現都很好,畢業報道很重要,關系到你們的前途,有人文章寫得挺好,可這筆名起得不好,什麼年代了,叫個娘娘!不像話!”

“不是娘,是狼!什麼眼神哪!”有人嘀咕道。

“郎?更不靠譜了!娘好歹是個女的,大姑娘家家的,叫什麼郎啊!”

“謝謝社長賜名!”我深深地鞠了一躬。

“這孩子,比個禿小子還調皮!”從此,我的筆名,就叫做“郎”,現在時髦的是四個、五個字的網名,像日本人似的。我來個一個字的名字,挺好。“狼娘”畢竟太拗口,從此不再用了。但我知道,我就是狼的娘。

我的報道的確寫得很出色,一下子收到了8家媒體的面試通知,其中有三家是北京的著名媒體,可是,我現在是當娘的人了,為阿烏想,大城市能容得下它嗎?我決定,就留在這裏。社長和主編聽到我這個決定,喜出望外,專門分給我一套房子。我和阿烏就在這安家了。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過著,阿烏長得飛快,幾個月就趕上大型犬的身型了。

有一天,阿烏和鄰居家的寵物玩耍,利齒掛到了兔子的身體,兔子流血了。阿烏先是吃了一驚,隨即用舌頭舔了舔嘴邊的血,鮮血的味道,使得阿烏瞇起了眼睛,緊接著,又睜大了,眼中竟閃出一抹綠光!當我看到阿烏用舌頭舔血時的表情,我感到心驚肉跳,這和做母親的發現孩子加入黑社會幫派時的心情沒什麼兩樣。但是,我還是心存僥幸,希望能用我的努力,壓制它的野性。我小心翼翼地選擇它的食物,只準它吃餅幹式的狗食,就連狗罐頭都不許它碰。我的阿烏,會成為人類的朋友,進化為狗的。

在一個月圓的夜晚,水銀似的月光穿窗而進,我帶著阿烏走出樓門,到公園去賞月。

就在我沈浸在月色中放空思想,意守丹田時,猛地聽見一聲淒厲的狼嚎!這聲狼嚎引發了居民的恐慌和派出所警察的重視。

“阿烏該回家了!”無論我怎麼不舍,我知道我不能再自欺欺人了,阿烏是狼,不是狗。我是它的娘沒錯,但是我沒有權力按照我的想法來設計它的人生,噢,狼生,它對我是百分之百的依賴,百分之百地信任,但是我不能因為這種依賴和信任,就可以任意左右它的靈魂,它是狼,它有著狼的心、狼的靈魂,就算是母親,也必須尊重它!我決定了,送它回家!

我們先在狩獵隊住下來,我騎著馬帶著阿烏和巴特去尋找狼群,然後,讓阿烏去認識它的兄弟、姐妹、叔叔、阿姨,然後,帶著巴特回到駐地,不到兩個小時,阿烏就回來了。第二天還是一樣,就像小孩子上學,每天放學回家似的。一個月過去了,兩個月過去了,終於有一天,阿烏徹夜未歸。後來三天、五天回來看看我,在我腿邊上磨蹭磨蹭就走了。直到它把整個狼群都帶回來給我看,引得駐地的狗震天掣地地一片狂吠!我知道,我該走了。

送走了阿烏,我決定回北京,剛開始的時候,除了我的筆名“郎”,一切似乎都與狼沒有半點關系了,只有在夢中出現的狼嚎狗吠,使我在深夜醒來,才感覺到對阿烏的那分牽腸掛肚的惦念,一如天下一切母親。我盡力壓制著去看望阿烏的沖動,直到兩年後的一天,我在大白天一恍神之中,似乎清楚地看到阿烏帶領著狼群狂奔,而緊追不舍的,正是巴特。我再也不能等了,請了假,開著我的越野車上路了。

狩獵隊迎接我的,當然是巴特,可是就在我和巴特親熱時,感覺到它渾身的毛忽然豎了起來,喉嚨裏發出陣陣底吼,我知道,是阿烏來了。

我站起身,遠遠地看到高崗上一排黑點,從狗吠的情況看,必是狼群。

我雙手攏住口鼻:“啊-----烏-----!”

馬上看到一道黑色的閃電從高崗上直沖下來,我不顧一切地飛奔著迎了上去。霎那間,我和阿烏就歡快地在草地上翻滾起來。狩獵隊員們一起扯緊狗皮帶,給我和阿烏一些時間和空間,直到我目送阿烏和它的狼群消失在暮色中,他們才把狗放開。

之後的幾天,我每天都把巴特牢牢地拴住,自己騎著馬,跑到曠野上,只要一喊:“啊-----烏----!” 阿烏就馬上就會在狼群的簇擁下出現。

十天過去了,我知道,分別就在眼前了。可是我忽然病倒了,高燒不退。迷迷糊糊之中,聽見撓窗子的聲音,接著“撲通、撲通”幾聲,似乎是有東西落在地上了。緊接著,我聽到巴特一聲怒吼,撞開了門,沖了出去……

“阿烏!”我一下子清醒了,跳下床,從門口沖出去,肯定追不上巴特,我毫不猶豫地跳窗而出,剛好巴特從我身邊跑過,我一躍抱住了巴特的脖子:“巴特,巴特,它是阿烏啊,是你親自托付給我的阿烏啊!”巴特卻完全不記得了,它只知道,狼入侵了營地,而它,有責任消滅這個入侵者。但是,它太信任我、太愛我了,它順從了我,在我身邊臥了下來,但是它的喉嚨裏的低吼,表示了它的不服氣。我極力安慰它,卻遠遠地看到阿烏不肯離開,就在幾十米以外徘徊。我站起來,朝它揮揮手:“阿烏!走!”

“走啊!”

阿烏慢慢地走開,我牽著巴特剛剛轉身準備離開,忽然感到褲腿被扯住了,低頭一看,阿烏一雙眼睛,竟然像是會說話似的望著我,我拍拍它的頭:“放心,我很好!”同時用力推了它一把:“快走吧!”

可是它不走,扯著我往我屋裏走,進了屋,我呆住了,剛才它從窗子裏扔進來的東西,堆在地上,半只兔子、一只山雞、幾塊不知道是什麼動物的肉…… 這可是它的寶貝啊,是它珍藏著準備過冬的,可是當它發現我生病了,就全數送來給我,它用嘴推著這些東西,把它們堆在我的腳邊,然後又揚起臉專註地看著我,直到我把它們都收起來,它才轉身準備離去,就在這時,巴特沖過去,一口咬住了阿烏的後腿,阿烏沒有嚎叫,回過頭來,直沖著巴特的脖子就要咬下去:“不可以!”我立刻制止它,這個命令,同時也使巴特松了口。我立刻用身體擋著巴特,推著阿烏出門,站在門口,看著阿烏跛著腳離開,留下了一路血跡,一直延伸到天際。

我知道,如果我不走,阿烏肯定會不顧死活地一次次來找我,為了它的性命,我必須盡快離開。隔天一早,我就上路了。離開營地,告別了狩獵隊、告別了巴特,我開著越野車,沿著公路慢慢地開。忽然,我從後視鏡裏,看到了跛腳的阿烏,追著我的車,我想停車下來和它告別,忽然看到一些牧民,拿著各種武器,喊著“打狼、打狼!”

唯一能救阿烏命的辦法,就是開快車,帶著阿烏逃跑。我踩了一腳油門,越野車加速朝山外駛去,阿烏的身影越來越小,轉過一個山口,就看不見了。再轉一個彎,我忽然看到,前面山頂上,狼的身影,靜靜地坐在雲端,一動不動,這個藍天下的剪影,永遠烙印在我的腦海,永遠,永遠。

我不知道為什麼,心裏總有不安的感覺,因此,我沒有辦法走得太遠,就在山口外的一個小村莊住了下來。

月圓之夜,狼嚎,很近,難道是阿烏找來了?直覺帶著我走到村口,雪地上一串鮮紅的血跡,沒有腳印,卻是一路拖拽,血跡之外,時有腸子等內臟留在雪地上,其狀慘不忍睹。驀地,我看到了阿烏,奄奄一息的阿烏!它的嘴上叼著,叼著一只狼崽。

看到我,它勉強擡起頭,把狼崽推到我面前,雙眼直直地盯著我,我明白了,阿烏拖著受傷的身子,拼盡最後一點力氣來找我,它是來托孤來了!

我輕輕地抱起小狼崽,另一只手托起我的孩子,我的阿烏的頭:“阿烏!”我說,

“阿烏!”小狼也說。

我看到阿烏眼睛裏的那一點火焰,慢慢地熄滅了,安然地、平靜地,它比人類更能無怨、無悔地接受自己的命運,它知道,這就是狼的宿命。它能夠死在媽媽的懷裏,它很滿足。

葬了阿烏,我坐在我的孩子的墳前,懷裏抱著小阿烏,它睜開眼睛看著我,和它的媽媽一樣。

“阿烏,你真的要走和你媽媽一樣的路嗎?帶你離開荒原,是對還是錯呢?”

“阿烏!”它說。

From the blog

A Template Even for Pro Bloggers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Pellentesque pharetra, magna vitae cursus congue, dui urna vestibulum dui, in rhoncus eros er…

January 25, 2013 Read more >>

 

 

Creating Great Ideas of Success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Pellentesque pharetra, magna vitae cursus congue, dui urna vestibulum dui, in rhoncus eros er…

January 25, 2013 Read more >>

 

 

Gallery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