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邱明;邱明播講
深夜來電

“哈羅!”

“男人沒壹個好東西!”

“桃兒!你半夜把我吵醒,就是為了告訴我這個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實嗎?”

“他的老婆來了。”答非所問。

“桃兒!這不是你多年來努力的結果嗎?”啜泣。

“是你求我找的律師幫他把他老婆、孩子給辦來的呀!”

“那是因為我愛他,我希望他幸福!”

“那現在他幸福了,合家團聚了,你不是該滿意了嗎?”

“我後悔了!我很痛苦!”

“這個,妳早就應該想到了呀!”

“我今天在垃圾箱裏看到了樓梯上的畫,就跑到垃圾箱去翻,結果我找到了臥室、餐廳、客廳甚至洗手間裏的畫,壹幅不少,全扔了!”

“……”這次輪到我無語。

“更讓人傷心的是,他明明在窗口抱著孩子看著我,看到我一邊撿畫一邊痛哭流涕,他竟然無動於衷!過去不要說我痛哭流涕了,就是眼圈紅一紅,他都會哄半天,”接下來泣不成聲。

“那你希望他怎樣?當著他老婆和丈母娘去哄一個鄰居女人嗎?”

“還有更可恨的呢!他把車庫門打開,我看到他抱著孩子走出來,身後堆放著我為他選的沙發套、還有床單甚至連被子都扔出來了!”

“這也正常啊!房間的布置反映的是女主人的品味!你想想過去我到你們家吃飯,吃到一半總會問,今天這是誰家呀?你們兩家擺設、用具、布置連墻上掛的畫都一模一樣。現在人家有了女主人當然要改變啊!”

一聲聽似痛徹心肺的長嘆,掛斷了電話!

這個桃兒不能讀成桃兒,要讀成桃-兒。其實她的本名叫陶井臺,一聽她這個名字我一下就笑出了聲:“這什麼名字啊!土得掉渣!”

“我這個名字,是後媽起的,當然不能像你們有爹媽疼著愛著的,起個有寄托有意義的名字!”

“那你的這個名字怎麼起的?”

“那年,我該上小學了,後媽帶我去報名,問叫什麼名字,後媽說叫丫頭。老師說那不是名字,得起個大名。我後媽說:‘那年她媽背著她在井臺兒上打水,就趕上地震,就在掉進井裏之前的那一瞬間,她媽媽一拉背帶,把她甩上了井臺,自己掉進井裏死了。她就留在井臺上活下來了,要不就叫她井臺吧!’我那老師光顧著擦眼淚了,想都沒想,我這個土得掉渣的名字就註冊上了,從此就得跟著我一輩子了。”

我可就笑不出來了,眼淚也快下來了。她說:“別,你可別!再把我給嚇著!你英文好,給我起個英文名字吧!把這土得掉渣的名字改成一個嬌得出水兒的!”

我說:“這名字沒準在英文裏不土呢!有一個英文字Jilt,是個水靈靈的字,你就叫Jilt吧!”

“Jilt 和井臺倒是諧音,怎麼講呢?”

“你看你梳一個馬尾辮,走起路來一甩一甩的,Jilt就是這個意思。”

於是她就叫了這個名字,後來,我又給她起了一個嫩得出水的中文名字,把她的姓“陶”改成了諧音的“桃”就叫了“桃-兒”,之後周圍的人就都叫她桃兒了。

有一天,她忽然給我打電話:“你這個壞蛋!你騙我!”

“我怎麼騙你了?”

“Jilt,我查了字典了,是水性楊花的女子!”

“這不就對了嗎?你不是說你是情場老手了嗎?所以這個名字和你正對!”

想到這,我不由得笑出聲來了。

“做夢吃什麼好吃的了?都笑出聲了!”老公被我的笑聲吵醒了。

“吃什麼?吃桃兒!”

“桃兒?超市有的是,要吃多少買就是了。還至於做夢吃!”說完返身又睡去了。

這時電話鈴聲,把我從剛剛進入的夢的門邊又拉了回來。

“天下的女人都難纏哪!”

“天哪!半夜深更就為了給我講這句讓人背爛了的臺詞嗎?”

“誰呀?”老公又醒了。

“路易。”

老公一把搶過電話:“唉,路易。我倆沒辦事,你打擾不著我!你就敞開了說,有苦訴苦,由冤述冤,放開了說啊!”

“聽見了嗎?放開了說吧!”

“你說我做錯了嗎?”

“你沒錯。”

“可是她每天在我家門前秀痛苦,裝秦香蓮!弄得我老婆天天跟我甩臉子!我老婆來之前,她還信誓旦旦地說,她放得下,決不會影響我的生活,可是現在怎樣?把我的家攪得雞飛狗跳的!”

“路易,你厚道點好不好?你做得沒錯,可是你說得可是大錯啊!”

“我哪裏說錯了?”

“路易,八年,妳知道八年是什麼概念嗎?”

“抗戰!”

“抗什麼戰啊!八年,一個孩子都上小學二年級了,保不齊都上三年級了;八年,上完大學,連研究生都畢業了!妳們八年耳鬢廝磨,八年一個鍋裏吃飯,八年一個床上睡覺,妳以為這些只能生出孩子來嗎?這生出來的是感情,是愛情!她愛妳!妳得理解她!”

“那她也應該理解我呀!”

“你?你這邊老婆、孩子,溫香軟玉、天倫之樂;她那邊孤苦伶仃,青燈古卷,需要安慰,需要體貼,誰更需要理解呀?你不會安慰她,可也不應該擠兌她呀!她夠可憐的了!”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就因為她打擾了妳的生活,就可恨了?”

“可是很煩哪!沒完沒了,死纏爛打呀!”

“她纏妳了嗎?”

“沒有明著纏,可是分分秒秒都有她的影子,她的聲音,即便我能忍,我太太也已經忍無可忍了呀!哎,糟了,我太太不見了!先不說了,我怕她會去找桃兒了!”

放下電話,翻過身,把手搭上老公的肩,終於慢慢地睡熟了。

電話又響了。

“我放棄了!投降了!我爭不過,不爭了!可是我要成為他們永遠的夢魘!讓他們這一輩子都不得安寧!你是好人,我和我的孩子會保佑你們一家的!”

“哎,你什麼意思啊?”

“你一定要保重啊!”

“哎,你怎麼說這種話呀?你不會是想不開吧?”

“再見!”

“哎!哎!桃兒!”

“喊什麼呀?”老公又被吵醒了。

“是桃兒,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就掛斷了。我很擔心她。”

老公把我攬到懷裏:“你呀!天字第一號大好人!疼遍了周圍所有的人,半夜半夜地擾我的清夢,你能不能也疼疼我呀?”

“吃什麼飛醋呀!我是真的擔心桃兒,她要是想不開可怎麼辦?”

“我開玩笑的!明天一早我陪妳去!再睡一會吧!”

“哎,哎,等等!不對呀!她說她和孩子,什麼意思呢?”

“她八成是懷……”

“懷孕了?天哪!現在她那些反常的舉動就都順理成章了!”

電話響了。

“姐!難道我錯了嗎?我維護我的家庭有錯嗎?”

“沒錯!可是桃兒已經孤苦伶仃了,請你不要傷害她。”

“我沒有!”

“沒有就好。”

“可是,她,她……”

“她怎麼了?”

“她死了。”

“什麼?怎麼死的?什麼時候?”

“兩小時前,自殺。”

“不可能!五分鐘前她還給我打過電話呢!”

“她早就被拉走了,而且通過解剖,發現她懷孕了。”

“怎麼可能呢?”

是啊,怎麼可能呢?剛才是誰給我打的電話呢?

 

從此,再也沒有人半夜給我打電話了,而桃兒,無論是這個嬌得滴水的名字還是那個土得掉渣的名字,都再也無人提及,好像這個人從來就沒有存在過。

只有我,每晚都把電話放在枕邊,期待著她能再次打來壹通電話,告訴我,她已經放下了,她要開始她自己新的人生了。

但是電話,一直沈默著……

From the blog

A Template Even for Pro Bloggers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Pellentesque pharetra, magna vitae cursus congue, dui urna vestibulum dui, in rhoncus eros er…

January 25, 2013 Read more >>

 

 

Creating Great Ideas of Success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Pellentesque pharetra, magna vitae cursus congue, dui urna vestibulum dui, in rhoncus eros er…

January 25, 2013 Read more >>

 

 

Gallery Image